深圳振强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0755-66853366

2018年这些临床研究将定义肿瘤免疫市场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2017年是肿瘤免疫市场的关键之年,请别着急下结论。2018年前半年,肿瘤免疫市场中的四位主要玩家——默克(Merck)、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Squibb)、罗氏(Roche)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都在期待着各自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华尔街金牌分析机构Bernstein分析师Tim Anderson表示,这些数据将“定义肿瘤免疫市场”。

 

阿斯利康

去年夏天,阿斯利康公开了用于未经治疗患者的一种联合用药(一种PD-L1/L1检查点抑制剂和一种CTLA药物)的三期临床试验数据,但结果并不乐观。在这项名为Mystic的临床试验中,Imfinzi和候选tremelimumab的组合疗法与Imfinzi单药疗法相比未能更好的延缓肺癌进展。对此,阿斯利康认为,当该组合疗法可以延长患者生命时,无进展生存期的不足不能意味着该组合失败。

 

如果阿斯利康能证明该组合在总生存期上的优势,该疗法就有希望与默克的Keytruda-化疗组合疗法在肺癌一线用药上一争高低。如果阿斯利康失败了,对于同样选用CTLA4药物作为组合的百时美施贵宝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百时美施贵宝

百时美施贵宝拥有Opdivo-Yervoy组合疗法,同阿斯利康的Imfinzi-tremelimumab组合所面临的局面相似,Opdivo-Yervoy组合的命运同样取决于公司一项名为CheckMate-227的临床试验结果。该项临床试验将决定CTLA4药物在肺癌一线用药上是否应该占有一席之地。

 

终究,当投资和分析家判断CTLA4药物可行性时,一种情况始终存在,那就是一家的CTLA4组合成功了,而另一家却失败了。搞砸了Opdivo单药疗法在肺癌领域的一线用药认定后,组合疗法进入一线用药如果再度失败是百时美施贵宝最不愿意看到的。彼时,因为单药疗法的失策,百时美施贵宝不得不放缓了与默克在肺癌领域的竞争,而默克现在已经傲视群雄,拥有了两项一线疗法。

 

默克

Keytruda领跑一线肺癌用药并不意味着默克放松了对更多适应症的开发。那么,其中最重要的一项研究是什么呢?答案是Keynote-042。Tim Anderson将之称为“一项对于投资来说相对‘不那么显眼’的研究”。他认为,这项研究可能使达到接受Keytruda单药治疗要求的肺癌患者数量翻三倍。目前,该药物只能用于那些肿瘤表达高水平PD-L1的患者,但如果Keynote-042一切进展顺利,所有PD-L1阳性患者最终都可能进入默克的患者库。要知道PD-L1阳性在所有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比例达到70%。

 

在肺癌领域之外,默克还在等待一项名为Echo-301的临床试验结果,这项试验研究了Keytruda和IDO Inhibitor epacadostat在黑色素瘤方面的应用。

罗氏

对于罗氏来说,默克在Keytruda-化疗组合上的成功并不能意味着公司自己的PD-L1药物Tecentriq与化疗组合也能取得成功。即使这种组合疗法成功了,如果罗氏想要取得市场上的成功,就需要提供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疗法比Keytruda组合更好。为了做到这一点,罗氏需要其三项授权试验130、131和132强有力的数据支持。这三项研究检测了Tecentriq与多种化疗药物的组合,受试者包括了鳞状和非鳞状患者